艾滋病功能性治愈是一种循证假设,根据这个假说,HIV感染者可以在不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情况下病情得到控制。

与能够完全消除体内HIV的清除疗法相反,功能性治愈的作用更符合永久缓解的思路。他不是根除病毒,而是旨在将HIV病毒活动抑制到它不能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的水平,并且无需持续使用药物即可做到这一点。

诺贝尔奖得主,艾滋病病毒的共同发现者Françoise Barré-Sinoussi,2014年表示,“我个人相信艾滋病可以达到永久性缓解,也就是功能性治愈。”

但,哈佛大学的Bruce Walker仍持谨慎态度,他认为,目前设想的功能性治愈不现实,在找到真正的、可扩展的解决方案之前,需要填补对艾滋病毒认识的巨大差距。

目前,大多数科学家认为,一种功能性的治疗方法需要多管齐下的方法,不仅从嵌入病毒的组织和细胞中消除病毒,而且还需要刺激免疫系统更好地对抗和控制感染。

第一个是蒂莫西·布朗(又名柏林病人),他是少数治愈艾滋病病毒的人中的第一个。布朗是居住在柏林的HIV阳性美国人,2009年接受了实验性骨髓移植手术,以治疗急性骨髓性白血病。医生们选择了一位干细胞捐献者,他拥有两种基因突变的拷贝,称为CCR5-delta-32,这种突变使一个人几乎完全抵抗感染。之后,“伦敦病人”和“波士顿病人”也用类似的方法治愈,尚且属于潜在AIDS治愈。

由此产生的治疗方法提供了证据,证明HIV实际上可以从体内完全根除。即便如此,这一疗法成本过高,而且危险系数太大,不能被视为一个可普遍实现的选择。

但是,CROI 2021 报道圣保罗病人停止HIV治疗一年半后出现病毒反弹,失去了细胞免疫。

HIV-1复制周期中的整合阶段,病毒DNA整合到宿主细胞DNA上,导致HIV病毒无法彻底清除,而携带HIV前病毒的休眠细胞会形成病毒储存库。

抗病毒疗法可以抑制病毒复制,但无法清除HIV储存库。因此ART一旦中断,病毒储存库中的潜伏病毒会重新激活并复制,出现病毒反弹。

虽然看起来精英控制者的天然防御艾滋病毒的方法是理想的,但同样也面临着挑战。即使这种病毒被免疫系统自然抑制,它仍然存在,积极地产生低水平的炎症。

研究表明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会引发心脏病的早期发作,包括动脉粥样硬化和肥厚性心肌病(心肌增厚)。

其他研究表明,精英控制者与非精英控制者住院的人数一样多,而且与接受完全抑制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人相比,他们患心脏病的可能性更大。

因此,许多研究人员赞成在精英控制者中使用抗逆转录病毒疗法,不是为了预防与艾滋病毒相关的疾病,而是非艾滋病毒相关疾病。

在科学家能够更好地回答这些问题之前,最好的办法就是坚持治疗,坚持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,这些药物不仅使预期寿命提高到接近正常水平,而且使严重、与艾滋病毒有关和非艾滋病毒有关的疾病的发病率降低了61%。

其一,我们并不完全了解艾滋病毒储存库是如何工作的。科学家们正在学习如何发现、测量和摧毁它们。

其二,干细胞疗法。保护不受艾滋病毒感染的CCR5突变非常罕见,所以很难找到供体细胞。此外,干细胞治疗是有风险的。人们可能会排斥供体细胞,病情加重。科学家们正在努力寻找治疗方法,使人体自身的细胞能够抵抗病毒,这样就不需要供体细胞了。

最后,男性是大多数艾滋病毒临床试验的对象,但大约一半的病毒感染者是女性。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看看治疗是否对女性有效。

尽管研究非常有希望,但要对这些治疗方法进行测试,以确保它们有效,并对许多艾滋病毒感染者安全使用,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
By ayx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